autotechadda.com

当前位置: 祝华新闻 > 综合 > 成都:从1.0到3.0,产业功能区“进化”了什么?

成都:从1.0到3.0,产业功能区“进化”了什么?

2019-11-24 11:57:01 来源:祝华新闻

开放列语言

从工业化到城市化,由于人口和资源高度集中,随之而来的是“大城市病”。

在最近召开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上,区域经济布局、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水平的高质量发展成为热门话题,也是对城市发展和经济组织模式的重大调整。

如何优化城市空间布局,重塑经济地理?

大城市如何避免区域发展同质化,战胜疾病?

工业功能区成为起点和有效方法。

自2017年7月以来,成都工业功能区和园区建设领导小组召开了五次会议,深化认识,积极探索和建立规章制度,开创了工业功能区建设的新局面。

成都为什么要建设一个强大的工业功能区?如何进一步巩固社会共识,如何全面提高产业发展水平,如何创新和建设城市核心竞争优势,如何不断推进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创新突破...成都商报-红星新闻将从现在开始推出一系列关于“解码工业功能区”的报道,探索其崛起、奠基、赋权和成功之路。

工业园区是经济发展的空间载体和主导力量。其发展过程见证了城市经济地理的重构,也反映了城市发展理念的巨大变化。

改革开放40年来,成都工业园区从东郊工业园区起步,发展成为全市116个工业园区,然后融入21个工业集中发展区。从低成本、低门槛、高补贴的产业集聚区1.0版到以优惠政策和产业补贴吸引技术密集型企业集聚的高新区2.0版,再到以提高产业功能重组率和宜居性为导向的产业功能区3.0版。

9月18日,成都工业功能区和园区建设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召开。从理论探索到实践创新,成都将工业功能区建设称为“转变城市发展模式和经济组织模式的革命”。

那么,从今天工业集中区的1.0版到工业功能区的3.0版,成都的“革命”发生了什么?

1.0版聚

广泛的工业集中区

从经济繁荣到混乱

工业园区作为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已经走过了35年。

1984年9月25日,国务院批准建立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这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经济技术开发区。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于当年开始建设。根据计划,一期工程将在马丘子村附近5平方公里的区域内进行,其中3平方公里将作为经济技术区,2平方公里将用于建设海滨风景名胜区、文化娱乐场所、外国公寓、生活设施和商业服务中心。到1990年底,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商人投资创办了170多家企业。

1984年至1985年,宁波、秦皇岛、青岛、湛江、广州、天津等开发区相继成立。到1988年,国务院批准在12个沿海开放城市设立14个开发区,首批国家级经济开发区全部登陆。

1992年,中国出现了第一次“开发区热”。公开数据显示,从1992年到1993年,国家批准了第二批18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从沿海延伸到沿江和内陆地区,包括长春、沈阳、哈尔滨、杭州、惠州大亚湾、武汉等地。国家开发区的数量也从14个增加到32个。

从数据来看,1992年许多地区进口的外资比过去几年的总和还要多。开发区符合中国市场化改革和经济开放的两大方向,尝试了多种市场经济体制,包括吸引外资、税收优惠政策和对外资的特殊待遇。这些措施适应了改革开放初期市场经济的发展方向。

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低成本、低门槛、高补贴的工业园区各种问题接踵而至。许多园区目标和主导产业不明,名称和内容不明,甚至占用大量耕地,突破土地利用和城市建设总体规划,超越权限出台各种优惠政策。例如,卫星城工业园区规划面积为18平方公里,高于土地利用总体规划10.8平方公里,其中12平方公里高于城市总体规划。

同时,开发区的资本流通模式在各地不断复制和上演。财政压力急剧增加,征地拆迁和房地产开发等相关问题也日益凸显。

从2003年到2004年,国家对“开发区热”进行了整治,并暂停了各开发区的审批。

版本2.0

精制高新区

重视创新驱动的优惠政策导向

在工业园区的蓬勃发展中,一个新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诞生了,它界定了产业主题,更加注重科技创新的驱动力。

1988年,中国改革开放的巨轮驶向10年来的第一个重要关头。今年,全国科学大会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结论。这也是中国第一个国家高新区——北京新技术产业发展试验区诞生的一年。它是中国第一个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主导,集科研、开发、生产、管理、培训和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基地。

与大连经济技术开发区相比,高新区的目标更加明确——高新技术产业。高新区的出现需要“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和合适的人”。北京新技术产业发展试验区今天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中关村。在此之前,“中关村电子街”已经广为人知。这是中国最大的电脑和电子产品分销中心。到1987年,人口日流量高达20万人次,科技企业148家,新技术产业产值达到2.2亿元。

和北京中关村一样,成都也有一个聚焦世界科技前沿、努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案例——成都高新区。1988年,成都开始建设高新区。当时,各省市为成都高新区设置了“点、线、片、面”相结合的建设框架。“点”以成都的高科技创业服务为中心,“线”是选择在中国科学院成都分院附近建一条科技街,“片”是在东郊建一个以电子技术为主要辅助区的科技密集型开发区,“面”是在南郊的神仙树地区建一个高科技产业开发区。

对成都乃至四川来说,高新区具有特殊的意义——成都高新区明确将电子信息产业作为其重点发展产业,并启动孵化模式。1990年,当时全国最大的孵化大楼——成都高新技术创新服务中心竣工。随后,天府新谷被批准为中国第一家国家级民营科技企业孵化器。到2005年,中国最大的单一软件园天府软件园投入运营。到2016年,景荣·惠惠投入运行。如今,电子信息产业已经发展成为成都乃至四川的第一支柱产业,成都已经成为全国it产业的第四极。

但在这背后,除了创新和创业带来的市场活力之外,高新技术开发区相对于其他园区的核心吸引力在于优惠政策引导和产业补贴,从而吸引技术密集型企业集聚。

3.0版已损坏

革命工业功能区

城市发展与经济组织转型

但是,经济开发区1.0版和高新区2.0版都是以企业规模集中为导向的单一经济组织模式,普遍存在定位不明确、功能不完善、就业和住房失衡、资源缺乏集约化等问题。特别是,它们分裂了“人、城市和财产”之间的关系,导致生产和生活的不平衡。随着中国从工业化走向城市化,人口和资源高度集中,“大城市病”也随之而来。

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成都率先提出建设3.0版工业功能区,旨在提高功能重组率和工业的可居住性。

对成都来说,在人口增长与资源环境压力日益尖锐的矛盾中,有必要思考城市发展和经济组织的新方式。为此,成都在全国掀起了一场新的革命——2017年7月,成都在工业发展大会上提出要统筹建设66个工业功能区。最重要的关键词是:明确的主导产业、合理的专业分工、明显的发展差异。通过建设集生产、生活和生态功能于一体的工业功能区,实现小规模空间的区域一体化,将降低长途交通的比重,减少对城市公共资源的占用,从而提高城市经济和人口的承载能力。

2018年1月召开的第一次工业功能区建设领导小组会议重点讨论了高点定位系统的规划,提出了“核心在于产业,关键在于功能,支撑在于园区,机制在于保障”的总体思路。该体系为主导产业的选择、功能形态的定位、要素的空间集聚、机制和制度的创新做出了安排。会议从理论上界定了什么是“工业功能区”——一种新型的城市社区,集研发、生产、生活、消费、人文、生态等功能于一体。五月召开的第二次会议明确了战略目标,提出了“人、城、财”的逻辑,推动了城市发展方式和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大力营造工业生态、创新生态、生活生态和政策生态。八月第三次会议,成都工业功能区建设总体规划基本完成,进一步明确了工业功能区建设的战略方向和实施路径。

2019年2月召开的第四次会议提出,推进工业功能区建设是准确定位工业、增强工业展示的“迫切需要”。有必要坚持工业功能区是一系列新的城市社区的概念,并在未来塑造一种新的城市形态。

在本月18日举行的第五次会议上,成都进一步提出了四个“光明”方向,即“根治、改造、提高质量”,以进一步巩固社会共识。明确“建链、强链、补链”指导,全面提高产业发展水平;明确“集聚、整合、集约”导向,创新构建城市核心竞争优势;本着“专业、准确、高效”的明确定位,我们将继续推进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创新和突破。在过去的两年里,随着会议的逐步推进,工业功能区的建设已经从认识论走向方法论。从战略规划到战术推进,形势已经明朗。从理论探索到实践创新,内涵日益丰富。

最近,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明确提出,要提高中心城市、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地区的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促进优势互补、高质量发展的区域经济布局。这是对城市发展模式和经济组织模式的重大调整。这正是成都工业功能区建设的目标和任务。成都商报-红星记者叶燕

(编辑:高红霞、罗宇)

三分快三官网 快3娱乐 手机买彩票 吉林十一选五